Ѹ9òx邳p9^>a;ArVG9諶in%S_Awr:A'hgPJ9=S'w̦ ZD3wÎ,e`K6. ]GU@_Gbx:hZ,Ľ'tTSZ _ܭ >jT㐰!O&qAx4Xa~yi5&SeTΝ%Pzfi:c

g`W6tk,j)o7ii;0293N\4<wCJWs

    温玄简见她不懂,便说道:“她的身份是医者,通晓医理,尤其是女子方面,所以我将她放在你身边,日夜守护。”  史箫容低眸,有些不安地抓住车窗帘垂下的流苏,许清婉看着她忽然坐立难安的样子,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史箫容完全没有听懂她在说些什么,只知道自己还可以回去。    “答应我,不准把它交给温玄简!”史箫容苍白的面目有些可怕,“不然,我现在就掐死它!”  “……”芽雀默念千万不要再让她去护国公府了!  “你要是胆敢把孩子杀死,朕绝对不会饶恕你!整个史家,都将会为这个孩子陪葬!”温玄简抬眸,看着面前一脸冷漠的女人,心忽然痛到了极点,即使做到了这么多,依旧不可以吗……真的是自己会错意了吗……不会的……他抬起眼眸,一片雾气里看到史箫容美丽的脸庞竟然在微笑。  谢蝾只能跟着他的脚步,满怀疑问地一同去了。  芽雀越发觉得古怪,正要跟上去瞧个分明,史箫容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别追上去,你也觉得蔻婉仪有古怪,是不是?”    史箫容让他见到孩子,却是有自己的考量,自己被冷落无所谓,孩子却不能不被帝王重视。尤其是小皇子。  温玄简垂眸看了一眼,赞道:“这步棋走得真好。”  史箫容坐在棋盘前面,凝神,手里转着一枚棋子,良久,才落下一子,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脖颈快要好的伤口,神情疲倦。  史姜灵想了一会儿,越来越觉得蔻婉仪说得没错,她也早就想出那口恶气了,“好,我们今晚就去揭发芽雀那个宫人!”ara1 T>3j/;LSv/o - ޫ_g~wkրD4O|⍋tgv\e2\& ib/"C {wFEo~7!_`85?aҦ> ixW=]3F#@ r3*dv*9  也是认真的模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姐姐。  ,  史箫容低头细细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她刚好也醒了,睁开眼睛,哼哼唧唧地哭了起来。史箫容看到她的眼睛,忍不住怔住,那湿漉漉的大眼睛,像一只小鹿般可爱,竟然与温玄简的眼睛如出一辙。  “我还没有说完呢,你泼了我一盏凉茶,非常生气的样子真是可爱……”☆、一场混乱大捉奸  这是她的最后一道护身符。倘若自己意外死去,钱镇也别想好过了。  “安静,我什么也不做,你接受不了我,没关系,我们还有孩子,以后来日方长。”温玄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然后伸手要抚摸她的肚子,“半年后,它就要出来了。”  还好, 她直视前方,“把衣物给我,有事进屋子再说。”  当然不能大张旗鼓地来,不然芽雀若真的耐不住寂寞,在深宫中养了个男人,肯定要被传得沸沸扬扬了,丽妃可不想火上浇油,所以她悄悄地独自一人而来,打算在蔻婉仪她们之前先找到芽雀。  芽雀脸色有些苍白地走出宫廷,太后娘娘这是决定跟自己母亲决裂了啊,这样的话竟然让她去传,芽雀真怕被怒起的护国公夫人手撕啊……  “啊,出远门了?那是哪里?”小皇子脸色一变,他一出生便由温玄简带着,现在见不到他了,最难过的自然是他。  ☆、宫宴危机(2)(3)  温玄简不语,慢条斯理地拿出帕子擦拭脸上的茶水,任凭她骂着自己,后来也听出来她词穷了,便说道:“现在有没有好受一点?”*׵b#iU긑C9(kːfP|    史箫容放下手里的汤勺,“皇帝陛下掌握大权不久,正是用人之际,如今朝廷纷纷,他需要有人给他出谋划策。”  卫斐云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头,无言安慰。。      芽雀腿又软了,她跪着跪着也习惯了,“太后娘娘,您不能吹冷风,对身体不好。”  蔻美人跪在地上,急切地说道:“不知护国公夫人在此,是蔻儿无礼了,只是蔻儿确实委屈,呜呜呜呜……”    那时温玄简正陪伴圣驾之边,少女的笑容让他心跳加速。  ……  ……  但是结果没有见到,温玄简把她失踪的事情一一说了,“你这几日在京都多留意一下,如果见到她,劝她回宫吧,就说朕颇想念她的。”  可是再怎么样,她还是叫了她二十年的母亲,现在告诉她,这个母亲不是她亲生的,还将她亲生母亲活活气死,夺走她嫡妻的位置。史箫容放下帕子,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哥哥,“再说一些关于我们母亲的事情吧。”  她心中本来不喜,又多年遭遇皇帝冷落,最近那永宁宫的宫女巧绢偏偏还跑到自己面前,偷偷告状太后娘娘和皇帝那些破事儿。事无巨细,一一道来,巧绢也是个能编派的人,在别的事情上笨拙愚劣,在这种风闻之事上却是巧舌如簧,说得绘声绘色。  温玄简将她压在木板上,被雾气萦绕的眼眸湿漉漉地抬起,如晨间饮水小鹿的眼眸,清澈无害,“继续踢,这样才有乐趣。”  Kx~<7U!gzN`7"`U9q^r%l!yU/ocB)yChxA$-@h+ \tk}e.:0FC=%O|ObҜsL5taA9 9S3yPY&&\Vj_u!b7ܘ+OhÅ; ''{_#I)/V˫t@P~X\tϔ f["8X^X,8ڊXW!LjKie  史箫容穿着宽松的衣裙,不细看还是看不太出来她已有身孕的,她不理会芽雀的话,直接朝门口走去,“芽雀,你跟我去琉光殿一趟。”  史箫容正强撑着,坐在桌子边上吃饭,因为这小旅店也没人会送饭到房间里,她只能亲自下楼,在大厅里用饭,她十分不习惯众目睽睽之下地用饭,但这也还是可以忍受的,一听那马车夫要扔下自己不管了,史箫容心中这才叫苦不迭,“大哥,你就再帮我赶车几天吧,我可以给你加钱的。”  a='ۓ@]hΚy'VGbNx$a#* U|9D#_ x7 ;I,  史箫容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面色惨白惨白的,温玄简只看了一眼,便神色略有些慌张地试了试她的鼻息,“要不要召医女?”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在我进宫前,我从来没有见过温玄简。还有什么姻缘线,不过是戏文里编造的东西而已。”史箫容断然否定,她不信鬼神之说。  虽然不知她为何一定要自己去,芽雀想了想,最后还是应了。  那家丁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朝他后面指去,说道:“公子,她好端端地在你后面呢。”    心里大概很骄傲吧。  她垂下头,也为自己的姻缘线而黯然神伤,好死不死,为什么是牵到了卫斐云那个杀人凶手身上?!  “……”史箫容一顿,看着芽雀认真的脸,半晌才说道,“没让你夸皇帝,芽雀,你老实说,皇帝将你放在我身边,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他故意叹了一口气,“看来不喜欢,那我以后不说了。”  史箫容还是很震撼的,一觉醒来,史家彻底没了,护国公夫人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史琅不是自己嫡亲哥哥,面前这位叫史轩的人才是,自己疼爱的侄女史姜灵竟然也死了,还留下一个生父不明的孩子。      史箫容勉力撑着,忽然,她眼睛微微睁大,一只脚压住了她的绣鞋底下的脚趾。Y,zmPH&U UǴtj7Ąe}qmOVmjlUv޸IKwĴxGv/|nn\K}z~w"0 Z  史箫容看了他一眼,松开了谢涟的手,“涟儿先回去,跟你母亲说我没事,让她先回家。”    宫人拎着灯笼,鱼贯而出,礼公公领着她们从琉光殿退下,正好到了晚膳时分,永宁宫的宫人端着帖子,回到永宁宫,将皇帝的意思传达给史箫容。n.v% x$Neew î!+u FO*'╷#ܩ3pbO( ׭~|LS/@|! 5AXKȁ7䗚E'\ej@-h\0KބFTDJ,hbODpm&:ۗU;X{Fǥ=߻h^)] Gab 2  G yI׈S#y<ϟh 0SK;aI bܫ}džM7'->ॠxz=qqJRPEH4VZ$IVoYL==}҄Xuh3<➦ieH4v0M8INu2d~юKjP h/j<#j:vOPQo}T҂o@Ea\q޼(kV[-[fkW*X84%П'PB%iUw&)2Q8SBQf7V<1oxw>LZy9?tL#ShLO+,.~䪠v3gldn*,=_&| {   史箫容不明白她怎么总是再三叮嘱一定要见见这位兄长。  卫斐云又哈哈一笑,“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你义勇救夫的事情,大家可都全都知道了,除了我,没有人会再想娶你了。”   芽雀头疼地守在史箫容的床榻边,第一万次祈祷史箫容能够忽然睁开眼睛。c>dejv/6}V6~ãlB, RBѐpQ|ʴXF!^d[iA &U>bBǔ/(]* ar0: !Hi?>@8)fXuMNiTr\ga/b M},ɋ'/|\;n< [  卫斐云朝她行了个礼,史箫容命人赐座,他们坐在了马场边上。  “那里有什么好看的,荒草不生。”   [6Pth0a}j фqTH@òcy  谢蝾点点头,“等孩子满月,按照惯例,宫廷大宴,全天下皆知,到那时,我们想瞒着她,也瞒不住了。这样也好,她毕竟是太后,总是住在宫外也不好,总得回去的。”  温玄简翻了个身,慵懒地起身,随手撩了撩披散下来的长发,现在他也不用时刻注意所谓帝王仪容了,越来越有被养着的面首倾向。伸手,半抱住史箫容,问道:“怎么了?朝堂上又谁惹你生气了?”   在他转身的时候,芽雀轰然躺在了地上,又一次死在了他手上吗……   刻着山高水长绘画的风屏依旧摆在厅堂里,护国公夫人领着孙女转过风屏,只见穿着团龙玄色常服的皇帝已经坐在榻边,手边隔着一只红漆盒匣,沉默不语。    史箫容扶额,看来还要慢慢地教。  “哈,太后娘娘,她长了一颗小牙齿!”芽雀缩回手,让史箫容自己来看。    温玄简以为自己听错了,重新坐回位置上去,问道:“你确定?她不是好端端的在永宁宫……你今天让她出宫了?”  “好啊,好啊……”卫编修笑得都快见不到眼睛了,然后又感伤地说道,“想不到,我还能得到一个这么好的女儿,老凌要是也还在,不知该多高兴了,他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还懂事。”  他们两个人便在宫人的带领下,亲自去找小谢涟了。      温玄简亲自来到国史馆,一是为了表明帝王的决心与对这件事的重视,二来,他看向被自己单独留下的谢蝾,假装不经意地说道:“听闻先生与护国公府颇有些渊源。”  正这样想着,温玄简在身后慢慢地说道:“芽雀已经知晓,你不必瞒着她。”  蔻婉仪:什么,我是杂七杂八的?!  史姜灵觉得那个秘密藏在心中太难受了,祖母那边不敢说,便寻了个机会,悄悄地跟蔻婉仪说了,“小蔻,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CR.ʑ=|9Z1 6;C!bm\;׀x|,⎰6  温玄简低低地哼了一声,心想你就装吧,反正骗不过我。他一把掀开帘子,终于离开了。  温玄简倒是很想一脚踹走她,但想想她以后的作用,还是忍了。,  正想着,帘子忽然被掀起,那个新皇大步走进来,熟练地坐在床榻边上,表情怜惜地抚摸上她的脸颊,“你终于醒了,我以后一定不惹你生气了。”  开春之后,院子里的花紧赶慢赶地纷纷绽放,一簇簇的淡黄迎春花开满了枝头,浓艳的月季也开始遍布院子的每个角落。温玄简立在一枝月季旁边,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着坐在花丛间看书的女子。  这是他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虽然是扶着屏风走的,但也很厉害了。  芽雀走了几步,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了,她不敢回头去看,但谢家已经不能再去了,只好随便转了个弯,漫无目的地走去。          小皇子没想到刚刚还教得温柔认真的小姐姐会忽然大声冲着自己说话,吓懵了,呆呆地立在原地,手里攥着的蝴蝶一下一下地扇着翅膀,弄得他手指痒痒的。  雪意回到琉光殿之后,将小皇子抱给皇帝。  门口的巧绢和灵锦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心惊胆战,跪了下来。    正想着,皇帝忽然搁了笔,起身,洗净染了墨汁丹砂的手指,然后摈退宫人,说要独自散散心,不准宫人跟着,只让大侍卫默默跟着。  芽雀战战兢兢地说道:“太后娘娘,已经巳时了!”  史箫容见他动作熟练,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忽然问道:“你真的喜欢我?真奇怪,既然喜欢我,当初为何那样羞辱我?”?h[Zɑa$=r,{]ZMKz#<{ΌgpSb?W-݋%ccjX'Bt'Zrm٣JiMm;c@ 7  护国公夫人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  ……  史箫容表情冷淡地点点头。。    丽妃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轻手轻脚地沿着长廊走过来,忽然看到一双穿着绣鞋的脚横在过廊上,险些吓得魂飞魄散,还好她自小在市井长大,调皮胆大,没少闯过废庙,最初的惊吓很快过去了。丽妃跑到地上躺着的人身边,将她的脸往自己这边一歪,竟然是,蔻婉仪!  皇帝一夜之间失踪了。满朝哗然。  诗怜大惊,眼神惊恐地看着她,她怎么可能查得到……      过程漫长而寂静,四周弥漫着甜腻的花香,史箫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本陪伴自己多年的书就这样被一点一点地毁灭了。    大概是他胆小文静的样子,让皇帝产生了兴趣,话说了几句,皇帝一挥手,让宫人带他下去沐浴。  巧绢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有多少啊,奴婢好不容易弄来的,您也知道这种东西太医局管得严,根本不好弄到……”  “等等,你怎么这么肯定护国公夫人背后的势力就是这个小国遗民?”史箫容看着芽雀笃定的神情,忍不住疑问。  巧绢偷偷看了她一眼,正犹豫要不要主动上前替她捶肩,史箫容已经开口,“巧绢,今天辛苦你了。”  芽雀绑紧腰带,神色郑重地点头,一把拉住史箫容的手腕,“太后娘娘,我们在马车掩护下,抄小路找个地方躲起来!”  史箫容驻足,立在不远处,目光冷淡地看着她,说道:“母亲最近似乎过得不太如意。”^%D}ʪCMu[kSS,IgUYJ ϩ@\5ױO2wᆀXh|:vLPc | cRǏ^k6 Js `17 CW +"ѨvM_iyW/C(_]zya 4, YxҨ(vÝ"PW #5b.  ……  芽雀知道太后娘娘还在气恼自己将她带到高阁与皇帝见面的事情,心中也略有些羞愧,便看向始作俑者,皇帝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看来刚才没有谈妥。    是个身携大刀的大汉,因为太后娘娘被对方挟持了,护卫们不敢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大汉穿过院子,护送着护国公夫人往外面走去。  卫斐云连忙解释道:“并非芽雀将太后娘娘拐走了, 而是太后娘娘先独自离开了山寺,芽雀或许怕您降罪于她,慌不择路,这才逃跑了。”他压根不知道芽雀怕的人是自己, 而不是皇帝。  背后的大门缓缓阖上,以后大概永远不会再踏入永宁宫一步了。这个宫殿,并不安宁。  “太后娘娘,我答应您,不把这个孩子交给皇帝陛下!其实……”芽雀说到一半,感觉那另外一个孩子也要出来了,连忙低头,将他一把拉了出来,第二声婴儿啼叫传来,但是史箫容已经撑到极限,晕了过去,错过了第二个孩子的啼叫。  史箫容也吓得连忙松开手,有些艰难地说道:“我也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  许静霜点点头,等他走了,才朝史箫容盈盈一拜,“见过太后娘娘。您终于醒了,陛下那些天真是被您吓坏了。”  “夏天快过去了。”芽雀默默的咽下后半句,多事之秋要来了。作者有话要说:  嗯,在十万字的时候,太后娘娘动情了O(∩_∩)O~~~  那么早啊,史箫容记得这回事,她把这幅画命人拿回去了,大概没有送回温玄简手里,而是落在了丽妃手里。  看到眼前的一幕,芽雀立即蹲下来,躲在草丛中,然后瞪大眼睛,捂住差点惊呼出声的嘴巴。  按照约定, 小皇子现在只是代理国政,要一直到十五岁, 如果皇帝仍旧没有找到,这才准许拥立小皇子为新皇,所以在这十年里,因为丞相年迈退位,只剩下了三位辅政大臣,史轩期间离开京都守在边疆,卫斐云的能力最为出众,又加上时机好运,接了丞相之位,成为本朝最年轻的丞相。  护卫头头几步来到担架前面,一把撩起剩下的长发,少女流着污血的脸庞赫然显现,护卫大惊失色,“芽雀!”  “朕这样,也算用情太深吗?朕到最后,还是利用了她……”$w!IxeAEŀEɦLޠyD0;;qlrF1sONd3j50X\D!;yL%^Tϧ&U>$ DڳI'|hk Vjy3fV B}/a➠ᇿL%JIpZ󼑴3R8Co+aR s1wYqXǦsYZ/qIE{L  蔻美人心中疑惑,提起宫裙跟了上去,等出了鄄兰轩,才怯怯地说道:“陛下不要杀它!”    自从正式与母亲大人决裂之后,史箫容再也没有收到护国公夫人要见自己的消息,看来她这次也是真的死心了,知道从她这里捞不到什么好处了。,  “……随便你吧。”  史箫容起身,“芽雀,把端儿抱回去吧,晚宴也差不多了,散了吧。”她示意芽雀去将端儿抱起来。  温玄简只能依依不舍地直起身,把她拉到榻边,问道:“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深夜,永宁宫的宫人都已入睡,芽雀守在屋子里,瞧了瞧外面的天色,示意两位医女先去休息,夜里剩下的时间就交给她来照顾,两位医女也撑到了极限,不眠不休下去也不行,细切叮嘱了芽雀要特别注意的事项后,回自己的屋子补眠去了。  说完,她垂首,专心逗弄起了自己的女儿。  她微微眯起眼睛,“是我的母亲告诉你们的?”这些饭菜全都是她之前习惯吃的,若没有护国公夫人的指点,这些宫人哪里知道她的喜好。    一只手挽住了她的肩头,温玄简含笑看着她,“更何况,你不是已经很想搬出宫了吗,等平儿可以独当一面了,我们就走吧。”    护国公夫人看着她积极的模样,委婉地告诉她蔻婉仪可能不会那么早起床,让她再等会。  她宫里的宫人们听说以后就去伺候贤妃娘娘了,顿时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摆脱这位脾气暴躁的可怕主子了。  史箫容觉得芽雀好像上道了不少,照顾起自己来简直得心应手,很得她的心意,便问道:“你这几个月都在琢磨怎么伺候我了?”☆、切换回女主视角PBc,GVLTay mGA<+&@bNx\f>efBa*O`Ln lM #K1"Ƣٜ7.I쒟;efZ>ʠxwQob2λ7֡|ɿ:|8wYW w!5 C}~_.GM+t[6(VtZd{d~7|E7@rv֨_P:5M6?Zvhg;F69|_1oh:_Ϯ`pH55 H9ȿDyS8P-6L ! `s~[tSuO:G̫'BW$[XjZh8e{3J&<Ptv|1ڼvš{iaVv]m݂l=m9a@..Gzfy/KO vl  “哦,此处漏雨,我往旁边站站。”  “卿这样说,未免无情。”皇帝又叹了一口气,眼神暗示着他,让他不要说话如此老实绝情。卫斐云看了一眼屏风,心里明白了,然后又看向有些不安的皇帝,半晌,才说道,“陛下,待会臣帮不了你了。”  。  “看来皇帝很信任你,把禁卫一半权力都交给你了。”老嬷嬷笑了笑,很满意卫斐云的协助。“我们会和武馆的人与你们应和,随机应对。”  他轻皱眉头,“好端端的,怎么问起卫斐云来了。”  贤妃在自己宫人扶持下,淡淡地说道:“我们也可以走了。妹妹好好思过吧,改天我再来看看你。”  但这个声音再也没有响起,卫斐云抬头望天空看去,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有一缕风轻轻飘过,吹起了满枝树叶。  芽雀眼睛一转,不知她是什么意思,便轻声说道:“陛下兢兢业业,每日准时上朝,批阅奏章废寝忘食,是一个明君。”  温玄简扔开手里的奏章,揉了揉额头,都是立后之事,十封奏章里有八封在盛赞史家小女惊才绝艳,另有军官一党,斗胆提议丽妃之选,不过在朝廷京官之中,军官人少言微,文官们明显站在虽以军伍出身但世家簪礼的史家这一边,为其口吐莲花,摇旗呐喊。  “我何曾管过,你要在屏风后听训,要去卫家拿回这一纸婚约,不都已经依你了。”皇帝撑着脸侧,百无聊赖地说道。  “……”史箫容有些不自在,“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你快点回去吧,孩子的事情我明天再跟你商量。”  “……”史箫容把牙关咬得更紧了。    史箫容狐疑地看着他,轻轻地踢了一下他的小腿,“怎么不说话了?”  “容容……”一道声音忽然从花丛后面传来,听到这个称呼的人齐齐抖了一抖。5Q/4b݂d~E N~2,8` ]wȽnZnBT`0AH jBcEص7.{S:gefQ#bCkT\,NBOwŋI)0;JhԗSu&kj;WeK<'LpSg5= sJIn>eDE>[J&';o1{Aw^|˓}b